亚搏全站手机-江苏江阴国资持续“输血”港企引质疑,资金用于投资好莱坞电影

本报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持续亏损的,在2018年9月至2019年5月间,至少从江阴高新区获近4亿元资金支持,如今,这些来自于国有企业的资金正面临着难以收回的潜在风险。

累计近4亿元的资金,其中390万美元被星光文化用于两部好莱坞电影的拍摄和制作,分别是《决战中途岛》和《阿德里奥》。其中,前者于2019年上映,而后者却并未开拍。值得注意的是,《决战中途岛》在2019年上映后,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1.27亿美元的票房收入,但星光文化并未获得原投资协议约定的本金和固定收益。

充当星光文化大金主角色的,是江阴高新区财政局下属的国有投资平台。在星光文化以电影向江阴高新区融资390万美元(约合2700万人民币)后,2019年,江阴高新区国资继续向星光文化借款3.5亿元。其时,星光文化正处在可转债到期需要偿还的紧张状态中。

江阴国有资金如此持续“输血”香港上市公司,并用于海外电影的拍摄制作,这引起了包括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在内的非议甚至质疑。此举决策者的决策意图、决策程序、星光文化实际操盘人周哲的身份与背景,也引发当地政商两界的关注。而如今,这两笔资金何时以何种形式收回,还未有明确的答案。

国资投资好莱坞电影?

星光文化系香港上市公司,实际操盘人为周哲,原名集美国际娱乐集团有限公司,从事过娱乐、博彩、化工产品及环保等业务。周哲收购壳以后,先后引进过多方资金,但实际经营权一直由周哲掌握。目前主营业务为影视文化。

这并不是一家“名声在外”的影视公司,经营业绩也并不出色。根据星光文化披露的财务数据,2016年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营业收入分别为1.96亿元、3996万元、7349万元;连续三年分别税后亏损5374万元、2.98亿元、5552万元;净资产分别为6450万元、-1.1亿元、-1.6亿元。

2018年,这家公司似乎和好莱坞挂上了关系。这一年,星光文化投资拍摄了两部好莱坞电影,分别是《决战中途岛》和《阿德里奥》。以这两部电影为融资标的,星光文化向江阴高新区下属的国资公司江阴滨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融资390万美元(约合2700万人民币)。

根据星光文化对这两部电影的相关信息和材料,《决战中途岛》和《阿德里奥》均由好莱坞在境外拍摄。多位知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融资所获得资金以此为名义,实际上已经出境运行。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国家发改委、央行、商务部等多部委已经在排查国内资金投资海外的潜在风险,对投资的真实性、合规性予以高度关注。尤其,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存在的非理性、异常的、动机不良的、假借并购之名行资产转移之实的海外投资行为成为了监管的重点。

这一交易的实际操盘者为周哲。记者了解到,周哲出生于江阴,现为香港居民。据周哲身边人透露,企业在香港上市后,周哲一直在香港从事买壳卖壳的资本运作。同时,他还是香港江阴商会会长,在江阴人脉深厚。相关知情人士向记者反映,周哲与江阴高新区主要领导关系较为密切,他们认为,能够获得江阴高新区的资金支持,与其人脉相关。

以国资透过香港上市公司投资“好莱坞电影”,这种模式当时在政府系统内部的相关部门中引起了相应的争议甚至非议。有江阴政府官员向记者表示,国资投资海外电影项目明显不符合国家政策和投资常规,在全国来讲都鲜有案例。

2019年,《决战中途岛》在全球上映,获得了1.27亿美元的票房收入。按照当时约定的投资结构是保证国资投资公司最低固定收益,并有权获得部分超额收益。但是,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止,这笔融资未予任何形式返回到江阴高新区国资平台。而另外一部电影《阿德里奥》,则至今未有开拍的消息。

程序质疑与争议

390万美元的融资,并不是星光文化和江阴高新区资金合作的终点。2019年4月份,江阴滨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江阴广电集团,通过明股实债形式向星光文化的控股股东江阴星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滨江创投和江阴广电分别占股34.97%和13.98%)共增资3.5亿元。星辉公司再将该3.5亿元出借给上市公司。也正是这一形式,规避了国资直接借款给私企的合规审查风险。

此时的星光文化,正处在偿债的关键时刻。相关财务信息显示,星光文化在2019年有2.3亿元的可转债到期需要归还,星光文化其时的资金状况,由此可见一斑。而这3.5亿元人民币的借款,对于优化其时星光文化的财务状况十分关键。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星光文化此前向江阴高新区国资融资的390万美元尚未以任何方式“返回”。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向星光文化借款,这引发了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争议。当地政府系统人士对记者表示,此举确实引发了非议。

“在高新区对星光文化已经投了390万美元未收回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再动议给一个不符合国家关于政府产业投资基金管理规定及高新区产业定位的娱乐公司借款3.5亿元,本身就是非常让人费解的事。再加上星光文化本身的财务状况极差,根本不具备偿还能力,且款项明显是用于归还第三方欠款,所提供的风控条件也不足,经办部门都明确反对该项目。”上述了解内情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

多位了解内情的人士均向记者证实,星光文化原设计的3.5亿融资方案是,设立江阴大文化基金,并得到了江阴市委常委、江阴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主持日常工作)陈兴华的大力支持。由于该基金的担保条件等风控措施受到相关职能部门的反对,星光文化方面修改并调整了方案,在陈兴华的力推下最终以明股实债的增资形式获得融资。

2019年4月,周哲修改了原基金方案并引入新的合作方提供担保之后,国资江阴滨创和江阴广电集团分别向星光文化的母公司江阴星辉文化公司直接名股实债形式增资2.5亿元和1亿元,共3.5亿元,但实际不参与公司经营,而是约定投资限期为3年,以年化固定回报为7.5%,到期一次性回购股权。

据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3.5亿元主要用于为星光文化偿债。今年上半年,再报亏损4243万元,而经营收益仅138.4万元,股价则跌至1元以下。

距离“一次性偿还本期”的三年期限到期还有约半年的时间,如此业绩的星光文化,是否能够如期偿还这笔资金,目前看来,还未有答案。

就上述问题记者曾多次电话、短信联系陈兴华、周哲等人采访,但均未获回复。

(编辑:孟庆伟 校对:燕郁霞)